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跳蚤市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却一直忙着看另外一个屏幕上刚刚发射的导弹的飞行轨迹,他们根本就没精力注意这幅仅仅与他们相隔两英尺的画面。

    “柴郡号”上的导弹发射官再一次向军情室报告:“现在距离导弹命中目标还有4分钟。”

    若尔迪克将军微微把头转向m:“一切都好,结局就会好,不要——”

    “我命令,停止发射!”m抬起头,斩钉截铁地说。

    军情室里的所有人都被惊呆了,若尔迪克将军连怒气都发不出来了。这个时候,他不情愿地转头看了看m,发现她此时正死死地盯住的大屏幕。

    屏幕上,吉普车此时已经开走了,露出了它身后米格飞机的机翼。直到这个时候,军情室里的所有人都看到了他们最出色的野外侦查行动员——詹姆斯?邦德007刚才所看到的情景,他们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邦德始终不肯从那儿离开了。

    “上帝哪!”海军上将若尔迪克紧张地咽了口唾沫,他喃喃自语道:“难道这就是——?”

    泰纳了解地点点头,说:“是的,毫无疑问,就是一个苏制sb—5核鱼雷!”而这个让人难得一见的装置此时就固定在米格飞机的大机翼上。

    布哈里将军此时震惊的表情更加肯定了泰纳接下来的判断:“在座的各位应该都知道,这种武器可是价值连城啊!”

    m终于发话了,她大声咆哮道:“够了,马上命令‘柴郡号’,要他们中途放弃导弹!”。

    泰纳马上对着耳机上的话筒说:“干得非常好,白马,我们已经看到它了,太漂亮啦!但是你现在必须马上离开这个鬼地方,马上!”若尔迪克将军赶快跑到电话旁,再一次拿起红色内部专用电话:“请注意,皇家海军‘柴郡号’紧急命令!”他突然停顿了一下,转向布哈里将军问道:“导弹不会自己在空中爆炸的,是这样,没错吧?”

    布哈里将军无所谓地耸耸肩:“它可能真的会自己爆炸的,这可没准!再说,即便它自己不会爆炸,着落点也会留下相当多数量的钚元素,这种化学元素会使土地看上去很黑,就像被烤焦的烤肉一样,另外这种放射性元素还污染周围的山地,雪原、供水系统,等等。”

    “还有附近的那个村子!”参谋长泰纳突然想起了最重要的问题,他赶紧提醒道:“现在能把它尽快疏散吗?”

    “疏散——?”布哈里马上瞪大了眼睛:“您不是在开玩笑吧?在3分钟之内,把这个小村子从大山的中间疏散掉?”

    若尔迪克将军对着手中的电话话筒大吼:“黑色国王呼叫白色棋象,黑色国王呼叫白色棋象,现在我命令,放弃导弹!马上放弃它!”

    此时,在“柴郡号”巡洋舰的指挥间里,舰长重复着若尔迪克将军的命令:“马上放弃导弹!”

    “柴郡号”巡洋舰发射官接到命令后,马上按动了操作盘上导弹发射装置的放弃钮,但是却没有任何反应。

    “报告长官,我刚才按动了导弹自毁装置,但是已经不管用了,导弹目前已经到达了开伯尔山口上空!”

    霎时间,安全部的军情室好像变成了蜂房,骚动个不停,所有人好像在瞬间都换乱了,他们四处乱撞,大声地叫着,喊着,拼命抢夺着电话。

    “不会的,你们再试一次!”若尔迪克将军对着红色电话机的话筒,大叫:“再试一次!”

    泰纳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赶紧通过耳机上的话筒对他的野外情报员大喊:“白马!白马!你怎么还在那儿?”

    m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在她周围,那些曾经接受过严格军事训练而此时却陷入极度恐慌中的人们在跑来跑去,她紧紧地注盯着监控器,但是脸上还是依然保持她惯有的平静——这是一种非常不平常的平静,因为她刚才已经和参谋长泰纳了解了一些在场的其他人所不知道的情况。

    突然,她趁人不备,悄声地对参谋长泰纳说:“记住,那个摄像机从现在开始,再也不会有人操纵它了。”

    “好吧,这至少说明他现在已经离开那个地方了。”

    “现在你该相信他的厉害了吧——他总是出现在让你意想不到的地方。”

    两个恐怖组织的护卫正坐在火堆旁取暖,他们根本就没意识到,其实自己已经离死神不远了。这两个人都是恐怖组织从欧洲不同的地区招募到的新成员,他们也是在这次军火交易市场上才第一次正式露面。其实,对于恐怖分子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让他们的每一个成员都不会受到追踪。如果不是身后那些具有毁灭性杀伤力的武器,他们看起来倒像是在火堆旁相依取暖的流浪汉。

    其中有一个人总是回头看他身后威严耸立的群山,他嘴里始终都叼着一根烟。突然,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金黄色的赫尔牌打火机,勤快地为他点着了烟。这个护卫深深地吸了一口烟,然后眼睛往上一瞥,正想看看到底是哪个好心的朋友帮他点着了手中的烟,可是他还没来得及看清站在他面前的这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就被对方一拳打倒在地,晕了过去。

    詹姆斯?邦德非常敏捷地捡起了被他打晕的护卫的枪,同时又抬起手来打晕了第二个护卫。

    “恶习!”邦德冲着第一个被他打晕的护卫骂道。

    他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可以用了。如果他现在还想活着离开这儿的话,他就不能停下来研究自己的多种作战方案,他现在最主要的任务就是马上选定一个最有效的方案,并且毫不犹豫地执行它。他给自己下达了死命令,那就是必须把米格飞机上那个价值连城的核鱼雷带到那个正在飞来的导弹的射域之外。

    邦德将打火机倒转过来,拧亮了一个极其隐蔽的开关,这里有一个非常小的液晶显示器,它已经在邦德拧亮它的一瞬间开始倒计时——五、四、三……

    邦德迅速地将打火机扔到了一堆汽油桶的旁边,然后飞快地逃离了现场。就在两秒钟后,q提供给他的这个最新研制出来的便携式轻型燃烧弹就迅速爆炸,整个军火交易市场顿时陷入了极端的混乱中。

    这时,有辆运输车恰好经过邦德身边,这是一辆有八个车轮的长板载重卡车,邦德发现这上面载满了飞毛腿导弹。汽车司机反应相当快,他看见前方有物体爆炸,马上就掉转车头,避免了使车上的武器与燃烧的大火相遇。此时,邦德突然纵身一跳,恰好在自动雷达急转过来、格林式机枪转动着指向爆炸方向以前,跳上了那辆载重卡车。只见他刚一离开,一阵枪弹就雨点般密集地倾泻在他刚才栖身的地方。

    这个时候,他听见泰纳焦急地在耳机里催促他:“马上离开那儿,詹姆斯,听到没有,马上……”

    此时的军火交易市场完全陷入了一种疯狂之中。所有的买主、卖主还有护卫们都绕着燃烧的大火漫无目的地狂奔。当运送飞毛腿导弹的载重卡车加快速度从人们身边飞驰而过时,谁也没有注意到,有一个人正站在卡车的一侧。

    此时,那个亨利?卡布塔紧紧抱住他刚刚用一大箱子钞票换来的小红匣子,他狂躁不安地四下张望,努力寻找着他的贴身保镖,可是却怎么也找不到,真不知道他们都跑到哪儿去了?要知道,他可是等了很长时间才搞到现在抱在自己怀里的装置,他可不想在这个时候让整个计划都成为泡影。

    邦德从看似漫不经心地又从包裹里拽出另外一套装置,然后把它扔在运送飞毛腿导弹的卡车的一侧。其实,他爬上这辆卡车只是为了能让车把他带到米格飞机的所在地,所以,卡车刚一到目的地,他就赶紧跳下卡车,离开了。

    几秒钟后,邦德扔在卡车上的那套装置爆炸了,不仅如此,它还引爆了车上的飞毛腿导弹。巨大的火苗开始向四处快速蔓延,要不了多久,整个军火秘密交易市场就会被所大火吞没。

    卡布塔的两个贴身保镖在慌乱之中跳上一辆正在行驶的吉普车,他们一上车就把车上所有的人包括司机全都扔了下来。然后他们掉转了汽车的行驶方向,飞速地将吉普车开到自己的主人面前。卡布塔由于被这场大火吓得不轻,导致他精神极度紧张不安,现在变得就好像是一个白痴,他花了很长时间才爬上这辆吉普车。

    “赶快离开这个鬼地方,快点!”卡布塔大声叫喊着。吉普车像火箭一样飞速驶出火海,窜上了公路,把疯狂和混乱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大概还有两分钟,巡航导弹就会到达交易市场,邦德眼看时间已经来不及了,于是他加快速度,滚到一个距离他最近的米格飞机下,他发现这架飞机正好配有核武器。在飞机下,有个飞行员正在检查机身上的子弹洞,这个飞行员转身的速度稍微慢了一点,邦德把握时机,迅速地从他身下打出一记又猛又准的拳,猛击他的双脚,随后又跳起来,狠狠地踢中了他的脑袋。做完这一系列的动作,邦德就抓起一顶飞行帽,以最快的速度爬上了米格飞机,然后纵身跳进驾驶舱,这中间他几乎没有停下来思考。不巧的是,飞机舱里还有个副驾驶员,他此时就坐在邦德的身后,面对这个入侵者,他大声吼叫着,与此同时,他抄起一把玛卡洛夫手枪,并且还扣动了扳机,但是邦德没有给他开枪的机会,他一转身,用飞行帽猛击他的面部,副驾驶员应声晕倒在了座位上。

    邦德没耽误一点时间,他迅速系上了飞行帽,然后查看了一下控制板,以便让自己能够熟悉一下这架战斗机的驾驶系统。其实,他早在80年代初期就通过了所有飞行训练的课程,并且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但这毕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在3秒钟内,曾经所有的训练科目又都鲜活地再现在邦德的脑海中:这种飞机的飞行范围应该为715英里,并且可以携带满满一飞机导弹、火箭。这种飞机最大的特点就是在机翼与机身连接的地方,都会配有一挺机枪。它还拥有一个雷达,这个雷达可以帮助飞机俯瞰机身下的飞行器或导弹。这种飞机的最高时速可以达到每小时1450英里。邦德在心中暗暗希望自己脑中的数据是准确的,他没有耽误时间,直接点燃了飞机引擎,同时按动控制器,关闭了飞机的两个座舱盖。

    大约在50英尺以外,还有一架米格飞机,机舱里的飞行员非常困惑地看着在他眼前发生的这一切。“这个混蛋,居然敢来偷米格飞机!他疯了吗??这简直就像是在开玩笑……”

    于是,这架米格飞机也启动了。

    邦德驾驶着飞机滑向临时起跑线,一些恐怖分子看到这种景象,也明白了正在发生什么事情,他们开始向邦德驾驶的米格飞机扫射。

    邦德不停地旋转着机身,希望飞机的强气流能冲击到追踪在后的吉普车和车上的那些恐怖分子,事实正如他所料,那些恐怖分子和吉普车就像是苍蝇一样,被气流吹到了一边。随后邦德用机翼下的机枪对准了附近的几个弹药堆和火箭丛,并且开了枪。瞬时间,这里也变成了一片火海,这篇火海无疑是一道最有效的保护屏障,它使得恐怖分子不能靠近邦德的飞机。

    邦德再次开动了飞机,使它尽可能地以最大的速度在跑道上滑行。他抬起头看了看天空,他觉得从现在开始,每一时刻他都可能看到飞来的导弹。

    他相信,那枚巡航导弹此时一定就在他面前的云层以外,正飞速地、照直向他飞来。现在对于他来说,时间实在是太关键了,邦德努力使节流杆的长度保持在一个合适的位置,而就在这时,那枚巡航导弹恰好笔直地与他的飞机擦身而过。随后邦德推动机身前面的控制器,好让飞机的轮子能在导弹开始袭击的一瞬间离开地面。

    在邦德经历的这惊险的2分钟里,英国安全部军情室里的气氛异常紧张,并且整个室内非常安静。屋内的人屏住呼吸紧盯着监控器。摄像机的镜头始终都没又从静止的画面前移动走,米格飞机在图像上留下了非常耀眼的光芒。这些英国情报部门以及军方的精英们都没有办法将视线和米格飞机机翼上的核鱼雷联系起来,他们现在唯一所能做的,就是耐心地搜索和等待,除此以外,他们别无选择。他们静静地听着发射官宣布导弹爆炸倒计时的低沉声调。突然间,屏幕上的所有景物全部陷入了让人感到惊心动魄的爆炸之中,随后,显示屏上的画面全部都消失了,屏幕上变成一片雪花。

    被巡航导弹袭击的地方,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座人间地狱:汹涌的火球聚成一股股火浪将整片房屋吞没,随后又滚过简易的停机场。邦德驾驶着米格飞机逐渐升高时,他几乎每一分都有被火浪追上的危险。他尽力将节流杆推到了最大极限,这样能提高飞机的上升速度。当飞机最终冲破了层层火浪的包围、飞上晴朗的天空的时候,邦德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

    他坐在驾驶舱中,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此时他才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剧烈地跳动着,而且肾上腺还在不断抽搐。没错,他终于大功告成了,他正在把一个价值连城的苏制核鱼雷从那个鬼地方带出来,想想都兴奋。他现在真想诅咒那个下命令向交易市场投导弹的海军上将,不过,在诅咒之前,他必须要考虑的问题是:现在要去哪儿……他对飞越全程然后直接回到“柴郡号”的这个想法根本不感兴趣,他现在只想找点酒喝,在白沙瓦1(白沙瓦(peshawar),巴基斯坦西北部的一座城市,西北边境省首府,是著名的经济、文化中心。)就有一个好酒馆……而且,那儿的女老板本人就是一道让人垂涎的美味儿……

    这时,恐怖分子已经追上来了,随即邦德听到了追踪者撞上米格飞机的声音,他迅速回头看了一眼飞机后面的地方,只见后面有一架米格飞机始终在后面紧跟着他,现在已经追上了他的机尾,并且追踪者为了能歼灭邦德的飞机竟然向邦德发射了连珠炮般的致命射击,好在邦德熟悉特技飞行,他运用这项技能把飞机一会儿拉到左边,一会儿又转回右边,成功地避开了尾随而来的飞行员那准确得惊人的射击。

    邦德刚刚解决掉飞机后面的麻烦,更难解决的一个新麻烦又产生了:之前被邦德打晕瘫倒在邦德身后的那个驾驶员已经开始苏醒了,他醒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明白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于是,他用尽全力向邦德发起了攻击:他先抄起手边的一根金属绞索,紧紧地绕在了眼前这个敌人的脖子上,并且狠狠地拉紧了手中的绞索。顿时,邦德感到了一阵窒息,同时他还听到一个纤细而又刺耳的声音,作为一名接受过飞行训练的情报人员,他非常清楚这个声音的出现意味着什么——追踪的米格飞机开始向他发射自动热搜索导弹了。

    邦德一边用尽全身力气挣脱着脖子上被扭紧的绞索,一边把节流阀踢到自己的面前,同时拉起了操纵杆。米格飞机马上就进入了一种脊背翻转的倒式飞行,后面飞机发射的自动热搜索导弹紧贴着邦德的飞机一闪而过。现在邦德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是:他是否能在身后那个人将他勒死以前,将飞机开到他想去的地方……

    在后面追踪邦德的飞机驾驶员看着自己发射的搜寻导弹从高处滑过,没有击中它的目标,他开始愤怒地大声咒骂。当他冷静下来的时候,他才惊愕地发现,前面的那架飞机完全消失了,那个偷飞机的贼已经从他的视线里逃走了,他不仅不在前面,就连左边或右边也没有,他究竟跑到哪儿去了?

    为了不被追踪而来的米格战斗机的飞行员发现,邦德刚才趁其不备,将飞机恰好移到了后面那架飞机的正下方,和追踪者保持着一样的速度。现在他已经没有精力去管那个追踪他的飞机了,他现在在拼命对抗着脖子上痛苦的钳子般的紧勒,他竭尽全身所有的力量,想着面前那个标明“副驾驶员弹射座位”的红色按钮伸出手臂。终于,在他耗费尽了全身的最后一点力量的时候,他轻轻触动了按钮。

    突然,座舱盖的后半部分在瞬间爆裂般地开启,副驾驶员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像子弹一样被射向了空中,他撞进了上面的那架米格飞机的“腹部”,最后整个身体喷射进这架飞机的副驾驶座位。飞行员听到后面的声音,马上转过身来,眼前的景象让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是这个飞行员看到的最后一幕,因为由于这个“人体导弹”的“加入”,这架米格战斗机受到了致命的创伤,随着“人体导弹”的破舱而入,他在一瞬间就爆炸了,化作了千万块碎片。

    邦德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脖子,然后把自己飞机的节流杆重新踢向到前方,同时小声嘀咕着:“真是个多管闲事的讨厌鬼。”

    他为自己选定了一条最佳航线,然后发动米格飞机的补燃器,把它安置好。完成这些后,邦德打开了收音装置的控制钮,通过头上戴的对讲机向军情室喊话:“白马呼叫黑车——”

    军情室里,泰纳迅速地拔掉了对讲机上的耳塞,好使邦德的声音能够通过扬声器传送到军情室所有人的耳中。

    “——我现在正在返回‘堡垒’,你告诉黑色国王,白马非常想把整个棋盘都推到他的棋象身上。”

    若尔迪克上将的脸顿时变得通红变红了,而军情室里的其他人则拼命忍住自己的大笑,甚至在这场异常严峻考验的全部过程中始终保持着镇定与冷静的m,也放任自己露出了一个微笑。

    ?

    只要输入--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