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跳蚤市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白茫茫的大雪将这个地区完全覆盖了,可以说,这里已经安全没有了所谓的旅行安全,但是这却丝毫没有影响一些人在这里进行一些重大的贸易。-------浏览器上打上-看最新更新他们分别从欧洲和中东的各个地方奔赴到这里,在这儿洽谈着他们生意,不停地讨价还价,他们的希望,无非是能够给自己的“大本营”买回一些称他们心的廉价东西。

    开伯尔山口1(1开伯尔山口(khyber pass)是兴都库什山脉最重要的山口,位于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边境线上,是南亚、中亚、西亚以及地中海地区往来的交通要道。山口海拔1100米,全长53公里。)上有个已经废弃多年的非常简易的停机场,因为它恰好处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两国的边界上,所以就成为了一些人最理想的交易场地。开伯尔山口四周都在兴都库什山脉2(兴都库什山脉(hindu kush)是亚洲中部的著名山系,全长约1600公里,宽约320公里,绝大部分在阿富汗境内。)所属的萨菲德库赫群山中,只有一条非常狭窄的小路横穿而过,直通向停机场,也就是说,只有通过这条蜿蜒的小路,旅客们才可以穿越这片神奇而有令人生畏的地区。其实在历史上,开伯尔山口是个有很大来头的地方:早在公元前十五世纪,波斯王大流士一世3(大流士一世 (darius i)公元前558—公元前486年,古波斯帝国国王,在位期间对内推行奴隶制改革,对外实行扩张政策,发动了希波战争。)就曾经亲自率领他的军队,通过这个山口而远征印度,后来英国还曾统治过这里,r?吉卜林4(r?吉卜林(rudyard。kipling,1865-1936),英国著名小说家、诗人、散文家,曾经在1907年获得过诺贝尔奖。)还曾经在他的诗里记录过在不列颠统治期间的这个地区,这个山口位于海拔3500英尺高的地方,它的形成要归功于两条小河,是它们在页岩和石灰岩构成的悬崖上不断流淌、冲决才形成了这个山口。很多年以前,人们曾经沿着当年沙漠商旅队伍留下来的足迹,在山口外修起了一条路面非常粗糙的公路,还在山口通向巴基斯坦的方向开通了一条铁路,这条铁路共穿过了34条隧道和94座桥梁的涵洞。

    山口附近有一大片被座座群山环绕的高原台地,这么一大片空地要做简易停机场使用实在是绰绰有余,也真是因为这一点,恐怖主义团体才看中了这个得天独厚的地方,他们每两个月就要到这个地方举行一次所谓的“聚会”,其实就是进行黑市军火交易。也恰恰只有在这个时候,各个恐怖主义团体之间才能暂时地宣告停战一段时间,一旦团体之间的复仇行动被取消,他们之间的猜忌、疑虑等等都会被抛到角落里。每到这个时候,这个“聚会”就会变成一个有宗教狂、杀人犯、利欲之徒、恐怖主义团体成员、反动组织成员和投机商人参加的盛大聚会,也就是一个完全由反动组织和恐怖分子控制、掌握的跳蚤市场。只要你能出得起高昂的价钱,在这里就没有你买不到的东西:大到匈牙利迫击炮、飞毛腿导弹、直升飞机,带有支轴、装满燃料、可以随时起飞的米格—29战斗机,小到美国的ak-47冲锋枪、各种各样的手榴弹和化学武器。但是,惟一让人感觉美中不足的就是,组织这场交易的团伙还应该发给每个到这里的“顾客”一张市场平面图,上面应该标明每个“公司”的名称以及广告标志,这样,“顾客”们到这里进行交易的时候就能一目了然地知道谁在卖什么货。而且,还有人建议最好能添几个播音员,当然要漂亮妞,她们就负责不时地公布一下这个市场里的“交易信息”。

    从这个交易场所开始营业以来,始终没人仔细计算过到底有多少客人来光顾,但是有些人估计最少也有100人,当然,这其中的一部分人是通过中介的介绍才来的,还有一部分人是到这里旅游的客人。这个军火交易市场被一个组织结构相当严密的恐怖团体操纵在手中,这个团体对外不露面,十分神秘,他们会在交易开始之前向参加交易的每个组织或个人收取事先规定好数额的报酬。很多然都说这个神秘的组织是来自德国的,但是也有人说这个消息不一定确切,其实人们也不关心这个消息是否准确,只要这个交易市场的组织者能够为他们提供足够的安全保障,“客人”们就会非常乐意到这个市场里来购买他们需要的东西。只要他们在市场里看到那些虎视眈眈的警卫和架设着格林式红外机枪的雷达,他们的心里就会感到很踏实。在这种情况下,参加黑市交易的人们就可以毫不担心他们的交易会被一些因素干扰,他们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喧闹着讨价还价了。这才真正是用钱能够买到的、最好的安全保障。

    但是,恐怖分子们也许还被蒙在鼓里,他们不知道尽管有这些看似非常严密的保卫措施,但是“安全”已经被打破了。现在,这个跳蚤市场完全被英国军方的精锐部队以及情报机构秘密监视起来了,并且已经有一名英国谍报人员带着他的隐形摄像机来到了这个市场。

    英国情报组织m16的女首脑m此时正和她的参谋长波尔·泰纳、俄国的陆军上将布哈里将军、英国海军上将若尔迪克将军,还有其他几个英军高级官员坐在英国国家安全部军情室的超大监控器前。此前,布哈里上将就一直被英国情报组织邀请待在英国情报机构的总司令部里,当然,这显然不符合若尔迪克将军的本来意愿,但是m却坚持说,布哈里将军安安稳稳地待在军情室里就可以看到正在那个交易市场发生的一切。鼎鼎大名的m16的首脑竟然是一个女人,这让很多英国军方的权威人物都感到有些不习惯,这里面就包括若尔迪克将军。

    英国国家安全部的军情室是洞穴式的,面积非常大,其形状是六边形的,每面墙壁上都装有和电影屏幕差不多大的监视屏,这些屏幕把在这里工作的英国国家安全部的男女情报人员们环绕起来,造型甚为独特。中间的地面上堆放着一堆东西,都是计算机、办公桌、电话和其它与外界联系的通讯线路网络。这个军情室里的工作人员是英国保卫系统的顶尖部队,很多重大决议都是在这个军情室做出的,而且,一旦英国的情报工作发生某些非常严重情况,国防大臣本人将会出现在这间军情室里。

    其实按照常理来讲,一小股恐怖分子在阿富汗这样的地方组织黑市本来是一件无足轻重的事情,但是,一位俄国的陆军上将能够被允许进入英国的这个神秘的地方直接观测,这个奇怪的现象本身就足以说明,恐怖分子的作为已经引起了英国军方的担心。现在,一旦m16外勤谍报人员发回的消息真的能够证明武器交易确实存在,那么,海军上将若尔迪克将军就会马上命令英国皇家海军的主力部队——“柴郡号”出发,以最快的速度巡查阿曼湾。若尔迪克将军已经做好命令军舰在阿曼湾发射巡航导弹的准备,他们希望能通过这种有效的方式结束这种隔两个月就要举行一次的军火交易。

    波尔·泰纳已经是秘密工作的老手儿了。其实早在m16的前一个上司——麦尔思?迈瑟威先生在任的时候,他就已经是参谋长了。麦尔思?迈瑟威先生是在两年前退休的,随后,他的职务就被现在这个让人头疼的女首脑继承。参谋长相对于英国人来说身材比较矮小,但是他的反应却是非常机警敏锐的。他手里紧紧握着对讲机,正在和秘密监测点操纵摄影机的情报人员联络,并且还不时地用一支红色钢笔在比真人还要大的图像上划出他感兴趣的部分,然后再将一些信息报告给周围那些人。

    “和我们猜测的一样,这就是一个各国恐怖分子定期聚在一起,非法交易的集会。”参谋长波尔·泰纳斩钉截铁地说,“在这个市场里,我们发现了一架法国a—17战斗直升机,还有一枚中国长征飞行导弹,一对俄罗斯发动机……”

    “这些东西肯定是他们非法得来的。”俄国陆军上将布哈里打断了泰纳的报告,他的声音里明显带有一丝紧张。

    “另外,我觉得这些包装箱里的武器看起来非常像美国造的来福枪,还有这些东西,很像智利地雷和德国炸药。”泰纳没有因为布哈里的话而停下来,他继续阐述着他的想法。他看了一眼女首脑m,同时扬了扬自己那浓密的眉毛,“瞧,这是一个多么有意思的大家族。”

    m若有所思地眯起了她的眼睛,问:“知道他们每个参与者的情况吗?”

    参谋长泰纳转身对着他的对讲机开始喊话:“黑车呼叫白马,请回答,请你把镜头迅速对准市场右边的那些人,听到吗?”

    电视图像马上就掉转了方向,镜头开始摇转,这时,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军火商人的样子,军情室里的所有人全都聚精会神地盯着屏幕。泰纳按动了桌上的一个电钮,计算机马上开始加速运转,它开始执行预先输入的面部搜索程序。屏幕上数以千计的人物样貌在瞬间匆匆略过,最后定格在一个男人面部的特写镜头上,同一时间,这个男人的全部档案也出现在面部特写的旁边。

    泰纳迅速地浏览了一下屏幕,概括了这个男人档案上的重要信息:“古思特夫·迈弗茨,曾经是东德国家安全委员会的谍报员。现在,他是德黑兰城外大名鼎鼎的恐怖组织‘自由骠骑兵’的成员,现在为他们工作。”画面上的男人脸型略长,头发呈浅黑色,鼻梁上还架着一副黑框眼镜,两颊略微有些凹陷。

    摄影镜头继续移动,开始搜索下一个目标,它对准了市场上另外一张脸,然后计算机里的面部搜索程序再一次开始它的特技摄影。

    “伊藤佐治,日本著名的化学专家,曾经因为有名的东京地铁袭击案被警方通缉。他目前正在为扎伊尔反政府武装工作。”屏幕上的伊藤佐治是一个身材矮小,面部瘦削的日本人,他的头发很短,并且已经开始有了脱发的征兆。他嘴边夸张地留着两撮满洲式的小胡子,眉宇间完全是一副非常邪恶的模样。

    然后,摄像机的镜头又对准了四个正在高声砍价的男人,他们正坐在一个用板条箱临时搭成的桌子旁边。这四个人中,有三个是东欧人,但第四个人——一个大概五十出头、体型笨重,模样乖戾,还续有胡须的男人——却非常像是一个印度人,或者是巴基斯坦人。他身着笨重的长袍,脖子上还戴着厚厚一大圈围巾,一顶俄罗斯式样的皮帽子盖住了他的两只耳朵。要是一头公牛也能长出一副络腮胡,那么可能它的样子会跟眼前出现的这个男人一模一样。从屏幕上可以看见,这个人做了个手势,好像非常不耐烦,他的贴身保镖看到手势,马上打开了一只摆满了现金的公文包。泰纳赶紧把这个人的照片输入计算机的面部搜索程序认读,很快,屏幕上就出现了这个人的所有档案材料。

    “没错,就是他,亨利?卡布塔。这个人几乎参与了近期发生的所有技术性的恐怖行动。早在1967年的时候,他曾经差不多劫掠了加州的整个伯克利市,此后,他的大名就经常出现在美国联邦调查局的通缉名单上。说起来,他曾经还是个有名的激进主义分子,后来不知是什么原因使他成为了无政府主义者,现在他只为金钱工作。”

    从屏幕上看去,只见卡布塔付了一大箱子的现金,然后从卖主手中得到了一个小小的、长方形的红色匣子。卡布塔打开那个红匣子,但是匣子盖挡住了里面的东西,军情室里的观察者们看不见匣子里到底是什么。

    “该死的,难道你就不能把镜头探到匣子内部吗?你这样我们什么都看不到。”m着急且粗暴地对参谋长说。

    泰纳听到m的呵斥,赶快转动摄像机的镜头,正巧卡布塔恰好在此时转身和旁边的一个人说话,于是匣子里的东西就完完全全地暴露在监控器的镜头面前了。

    “到此为止吧,先生们!”m突然直起身来宣布,“从现在开始,我们要为那个匣子里的东西在外面奔波一段时间了,我们绝不能把它交给美国中央情报局去处理。

    若尔迪克上将不以为然地耸耸肩,他其实对秘密侦查所得到的材料毫无兴趣。若尔迪克不愧是英国皇家海军的上将,他本人恰恰是英国皇家海军的缩影——一个完全缺乏幽默感的人,他喜欢那种井然有序的生活方式,而且他也从不允许他身边的每个人忘记秩序。若尔迪克现如今已经五十出头了,他的个子高高的、肩膀很宽,体格健壮,脸上永远是一副一成不变的表情——总是愁眉苦脸的样子。他的这副尊荣让女首脑m不止一次在背后评价他说:“这个海军上将看上去就像患有长期便秘。”

    若尔迪克上将此时转向他的俄国同行布哈里问道:“将军,看到市场里那个雷达控制着的格林式机枪了吗?”

    布哈里上将点了点头:“看见了,不仅如此,除了这个雷达,几乎所有近距离雷达都配上了类似的武器。”这个俄国陆军将军的英语非常好,而且,虽然他今年已经六十岁了,但是相貌依然相当英俊,而且看上去精力充沛,让人觉得他的年龄要比实际年龄年轻很多。布哈里非常有智慧,他的观察力和判断力总是那么明智,让人不由得发出惊叹的声音。就在前一天晚上,m还和参谋长泰纳评论过现在军情室里的这些人,m一向很挑剔,但是唯独对布哈里的评价却相当高。虽然她能明确的感受到布哈里其实和在座的其他人一样,对她持有保留态度。布哈里粗暴地认为军情室根本就不是女人待的地方。

    “他们交易的这些武器足可以再发动一次世界大战,”布哈里充满忧虑地补充说,“或者,至少也能在某一个地方发动一次武装政变。”

    “现在的这些情况,还有其他可能会引发的意外情况,都促使我们必须马上执行我们的b行动方案,您认为呢?”若尔迪克上将反问道。他对泰纳说:“马上通知你派去的人,让他以最快的速度撤回来。”

    “我觉得您这样做是非常正确的,”布哈里慢条斯理地说,“到目前为止,我们的海军舰队依然被大雾阻挡,处在一种进退两难的境地,而且要是等到云开雾散,这个——该怎么称呼它呢,交易会吗?——到时肯定早就已经结束了。”

    “没想到您也这么认为,那简直太好了。”若尔迪克表现的非常激动。不管怎么样,他现在已经下定决心,要好好行使一下自己的权力。他快步走向那部内部专用的红色电话,但是m仍然在思考着什么,她觉得还有必要再说点什么。

    “将军,我敢非常肯定地说,这绝对是一起军事事件,绝对的——”

    “是的,你说非常正确,m,但是请务必相信我——”若尔迪克将军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对着电话下达了他在心中酝酿已久的命令:“皇家海军‘柴郡号’——”

    “黑车呼叫白马,黑车会叫白马!”泰纳对着头上佩戴的耳机大声喊话,“黑色国王准备选择海上行动方案,明白吗?”

    “请您放心,其实我们和您一样非常关心市场周围的那些村庄,”若尔迪克耐心地对m说,“但是要知道,这些村庄离那个市场最少还有2英里远,而巡航导弹的最精确范围决不会超过两码。”

    布哈里将军紧紧地盯着m,开玩笑地问:“您难道很担心这些危险的恐怖分子的安危吗?夫人?”

    m转头瞪视着布哈里:“你错了,先生,我真正关心的是,我们现在完全了解那儿的情况,所以我们才会派人去。”

    若尔迪克重新拿起红色电话的话筒,大吼:“黑色国王现在呼叫白色棋象,听我的命令——开火!”

    在将近2500英里以外的地方,英国皇家海军“柴郡号”此时已经收到了若尔迪克将军的电话命令。英国皇家海军“柴郡号”是一艘公爵级23型驱逐舰,舰上安装有八个麦克道尼?道格拉斯猎鲸式双轨地对地导弹发射架和一个发射地对空导弹的10模量26gws英国空中海狼超低甲板发射架。就在几小时前,“柴郡号”接到若尔迪克将军电话命令的时候,正在阿拉伯海上执行者巡逻任务。现在,它已经向北开拔到阿曼湾,已经完全处于高度战备状态。

    船舱里,船长正在聚精会神地收听着海军内部的通讯联络系统,在接到命令以后,他马上向操作室发出了清晰而洪亮的口令:“注意,现在开始检查武器,准备发射。听我倒计时:五、四、三、二……”

    此时,在甲板上的发射架已经旋转到最合适方位,随着一声巨响,导弹在瞬间被发射了出去。

    “报告,导弹已发射完毕!”发射官在第一时间对着军舰通讯装置大声报告。

    而在安全部的军情室里,所有的观察者现在都在看一副完全不同于刚才的电视画面,画面显示的是导弹发射的轨迹以及它的运行情况,而且,军情室里的观察者们还能同步收听到“柴郡号”内部通讯装置中的所有对话。布哈里将军完全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他马上意识到,等他回过后,必须向俄罗斯总统报告,以提高本国军情室的技术水平。

    “报告,现在距离击中目标的时间,还有4分钟8秒。”“柴郡号”发射室在向安全部的军情室报告。这艘巡洋舰目前距离开伯尔山口的那个秘密军火基地的差不多有800英里。

    波尔?泰纳赶紧对着自己头上佩戴的耳机呼叫:“白马!白马!再过4分钟,导弹就要落地,现在命令你马上离开那里!”

    这时,不知是从耳机里传来了什么消息,让一向沉着冷静的参谋长泰纳皱起了眉头。他摘掉耳机,快步走到显示着恐怖分子军火市场图像的监控器,此时的画面里,有一辆吉普车挡在了一架米格飞机的前面。

    参谋长重新带好耳机,对着上面的话筒说:“我看见了,真该死!我明白它是什么了,好了,”泰纳停顿了一下,接着说,“不要再管这些了!现在你必须马上从那儿撤出来,马上——不!千万不能再等了,不能再等了!”

    m感觉到泰纳的声音里明显带有惊慌,她快步走到了泰纳的身边,眼睛紧紧地盯住屏幕里的吉普车,但是此时,其他人却一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