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5章 条件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101章

    冷眼看着这两位满口脏话嬉皮笑脸的走到沈雪晨和雷珊面前,雷鸣心中怒火冲天,心说方秀芝搞什么?明明知道自己在这个包厢里招待客人,怎么还让两个二流子过来打扰?

    仔细一想,事情不那么简单,这两个家伙是有备而来。

    跟陈然对视一眼,发现陈然也微微点头,凑过来低声说:“染黄毛的叫张老四,是县城里有名的混子,因为入室抢劫被判了五年,前几天刚放出来,他旁边那个矮个子叫段群山,也不是啥好鸟,听说是跟着齐广志的儿子齐洪亮混的。”

    陈然的解释印证了雷鸣的猜测,雷鸣的目光顿时呈现出一片阴鸷,不用问了,这俩人是齐洪亮弄过来捣乱的,目的是什么不言而喻,这是知道自己盯上光明厂了。

    陈然问道:“要不要我从局里抽调一部分警力过来?”

    雷鸣冷笑两声,看看脸色铁青的雷宇雷霆,压低声音说道:“不用,安心坐着看好戏就成。”说完,又往门口瞄了一眼。

    见雷鸣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陈然点点头,也就不说什么了,顺着雷鸣的目光看过去,两道身影嗖地从眼前划过,陈然一惊,心说这两个身影好熟悉啊,难不成雷子还留有后手?皱着眉头想了想,陈然看着雷鸣嘿嘿笑了起来。

    说话间,张老四和段群山已经来到了雷珊两人面前,张老四端着酒杯,脸色通红地笑着说:“认识一下吧,我叫张宗磊,兄弟们都叫我张老四,两位小姐怎么称呼啊?”

    沈雪晨和雷珊倒是淡定得很,两人该吃吃,该笑笑,直接把张老四当成了空气。

    看着面前两位国色天香的女人,心痒难耐的张老四眼睛里放射出骇人的光芒,见人家不搭理自己,他冷哼一声,说道:“两位似乎不给面子啊,怎么,看不起哥哥么?”

    旁边的段群山也起哄道:“四哥,跟她们废什么话啊,直接把这两个小娘们儿拖到咱包间里去,老子就不信谁敢拦着。”说完,挑衅般环顾四周,阴狠的目光在雷鸣四人脸上来回巡视。

    啪地一声巨响!

    忍不住火气的雷霆狠狠拍了下桌子说:“mlgbd,哪来的狗东西敢跑到这里来口出狂言!你们这是找死!”

    雷珊这时候也悠悠的吐出一句:“弟妹,你说我要是打断他俩的腿,不会被关进局子里去吧?”

    听到弟妹俩字儿,沈雪晨眉毛都拧到一起去了,莞尔一笑道:“姐姐这是说什么呢,公安局副局长在这儿坐着呢,谁敢关你?”

    被骂了的张老四觉得脸上挂不住了,也不知道是真喝多了还是故意装相,似乎没听清楚沈雪晨说什么,三角眼瞪着雷霆,哼哼了两声威胁道:“小|逼|崽子,你刚才骂谁?有种再给我骂一遍试试!”

    雷霆勃然大怒,说道:“骂得就是你们这两个王八蛋,睁开你们的狗眼好好瞧瞧,在座的几位哪一个你们能得罪的起?两个傻|逼,赶紧给老子滚出去!”

    听到这里,张老四笑了,猛地把手里的酒杯往地上一摔,回头对段群山说道:“兄弟,人家骂咱俩是傻|逼啊,还说咱俩得罪不起人家,咱哥俩被鄙视了,没什么好说的,干!”

    说着,张老四窜到雷霆身前,抡起拳头就往雷霆脸上砸。

    雷霆冷笑一声,不闪不避,伸手擒住了张老四的手腕,一拉一扯,脚下一拌,张老四接着就腾空而起,忽的一声摔了出去。

    眼见得张老四吃了亏,段群山眼珠子立马红了,不由分说从怀里掏出一把**,嗷嗷叫着窜上来。

    刀子亮出来,问题就严重了,雷鸣腾地站了起来,大声说道:“陈然,报警!”

    陈然也有点懵,听了雷鸣的话,很快醒悟过来,掏出手机走到一边。

    这时候,雷珊健步走过来,伸手抓住了段群山的脖领子,猛地往后一丢。

    又是砰地一声,段群山飞了出去砸在了地面上。

    两人的眼中充满了怨毒,强忍着疼痛爬起来,很有不死不休战斗精神的再次对雷霆和雷珊发起了攻击。

    特别是段群山,手里的刀子径直奔着雷霆的小腹处而来,一副不把雷霆弄死誓不罢休的姿态。

    说时迟那时快,两道人影窜了进来,紧接着,噼里啪啦的爆破声响彻半空,四个啤酒瓶在张老四和段群山脑袋上变成了碎末,巨大的冲击力让两人承受不住,纷纷倒在了地上。

    来人正是王铮和张自力,对侦察兵出身的哥儿俩来说,收拾张老四段群山这种级数的小混混soeasy,而且看着倒在地上直哼哼的两个人,王铮张自力并没有停手的意思,一个人逮住一个,没见他俩怎么用力,就听到咔咔两声,把张老四和段群山的肘关节卸了下来。看得雷鸣一众人等目瞪口呆。

    雷宇眼神中放射出狼一样的绿光,扯着雷鸣的袖子问道:“老四,这俩人你从那儿弄来的?行家里手啊。”

    雷鸣笑道:“你别打主意啊,这哥儿俩我留着有大用。”

    被识破心思的雷宇一点不好意思的觉悟都没有,一撇嘴说道:“在你手里能发挥出他俩多少战斗力啊,你这不是浪费人才么?打个商量,哥也不多要,匀给哥一个咋样?”

    雷鸣不假思索的说道:“你想都别想。”

    钻心的疼痛让张老四和段群山躺在地上打起了滚儿,张老四知道,这下碰到硬茬子了,他有点后悔今天的举动,一想到齐洪亮阴沉的面孔,张老四嚣张的气焰又回到了身上,嚎丧似的喊道:“mlgbd,雷鸣,实话告诉你,老子是齐公子的人,得罪了齐公子,早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雷霆把刚喝到嘴里的一口茶水全喷了出来,哈哈一笑问雷鸣道:“老四,这个齐公子是谁啊?”

    雷鸣撇着嘴说道:“县长齐广志的儿子。”

    “我靠!一个小县长的儿子也敢自称公子?井底的蛤蟆,眼珠子里只能看到巴掌那么大的一片天。”雷霆讽刺道。

    王铮张自力走了过来,在雷鸣面前挺胸收腹的站立着,沉声说道:“雷局长,这俩人怎么处理?”

    雷鸣对他俩微微一笑,问道:“你俩没受伤吧?”

    王铮嘿嘿一笑,不屑一顾道:“就这俩臭鱼烂虾,根本不够我们俩塞牙缝的,受伤,怎么可能?”

    雷鸣点点头,说道:“你们不用管了,一会儿会有人过来收拾残局的。你们俩住哪儿呢?怎么一直没过来找我啊?”

    王铮露出憨厚的笑容,挠头说道:“在对面红旗旅馆租了个房间,这不是怕打扰你么。”

    怎么这话听着不是那么对味儿啊,看着王铮貌似憨厚实则狡诈的笑容,雷鸣板着脸说道:“扯淡!你们俩能打扰我啥?赶紧上前台开间房,就说我安排的,然后立刻给我搬过来住。”

    王铮和张自力对视一眼,微微点头后说道:“好,我们听你安排。”说完,转身大步离开。

    陈然走过来说道:“我给刑警队打过电话了,一中队马上派人过来。”

    雷鸣点头说:“我不问过程,只看结果,要求就一个,把齐洪亮那个王八蛋给老子抓起来!”

    话音刚落下,啪啪啪一阵拍巴掌的声音响了起来,接着,一个年轻人走进了包厢,阴冷的目光扫视着全场的人,最后定格在雷鸣脸上,皮笑肉不笑的说道:“雷局长好大的官位啊,认识一下,我是齐洪亮,怎么,听说你要收拾我?”

    很猖狂!很桀骜!

    雷鸣不由得冷笑起来,说道:“收拾你很难吗?这两个小子已经说了,他们是你派过来捣乱的,就凭这一点,把你弄进去待个十天半个月的不是很困难吧?”

    齐洪亮愣了一下,没想到雷鸣会如此强势,随即哈哈笑道:“他们说是我派的就是我派的?雷局长也是个政府官员,不知道凡事要讲证据吗?雷局长,不瞒你说,在金河这地面儿上,没人敢不给我面子,最近,你不觉得,你做的有点过分了么?手伸得太长,可不是什么好事儿,一不小心被人剁了,哭都找不到坟头。”

    雷鸣也笑了起来。

    雷宇笑得肚子都疼了,看着齐洪亮说道:“老四,你们齐县长该有多奇葩才能生出这么个傻|逼来啊,也太拿自己当回事了吧?这个玩意儿要是在京城,早就被轰的渣都不剩了。也就是在金河这种破地方,才会觉得自己是个王。”

    齐洪亮顿时愣住了,从雷宇猖狂的口气中他听出来了,人家背景滔天啊,不然怎么会如此嚣张。

    不过齐洪亮也不怕,他笑着说道:“京城来的了不起啊?可惜这里不是京城,是金河,再哔哔,小心出不了金河县!”

    雷宇哈哈大笑,看傻|逼似的看着齐洪亮,说道:“得,我这不是倒霉催的么,跟你废什么话啊。老四,他让我出不了金河县,哥真要是被人宰了,你要想清楚怎么和我爹交代哈。”

    雷鸣翻着白眼说道:“添什么乱啊你。”

    这时候,门外响起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不多时,一队警察走进来,领头的快速跑到陈然面前,一个敬礼后大声说道:“报告陈局,刑侦大队一中队中队长黄翔向您报到!”

    第102章

    陈然面容严肃地点点头,指着还在地上打滚的两人说道:“这两人涉嫌持刀伤人、危害社会治安,你将他们带回去,马上审讯,完了之后给我结果。”说完后,又指了指齐洪亮说:“这家伙是背后指使人,一并带回去审问。”

    齐洪亮的眼睛眯了起来,看着陈然,问道:“你是谁?”

    陈然淡淡地说:“公安局副局长陈然。”

    齐洪亮心里咯噔一下,眼睛也眯了起来,一种不好的预兆在心头升起,心里直嘀咕,这小子是公安局副局长,却能把刑警队的人一个电话招过来,怕是还兼着一个刑侦大队大队长的职务吧?虽说自家老子在金河县位高权重,但也有伸不进手去的部门,这公安局,恰恰就是其中之一。

    “你敢抓我?”齐洪亮还想挣扎。

    “你是猪吗?还是脑袋被击穿了?我为什么不敢抓你?就凭你做得这些破事儿,别说抓你,拉出去枪毙五分钟都不过分。”陈然也懒得跟他解释了,随即皱着眉头对黄翔说:“老黄,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抓人?”

    看看齐洪亮,再望望这满屋子的人,黄翔有点懵,这位青年貌似是齐县长家公子啊,陈局你确定要把他带回去吗?

    一道凛然的目光扫到黄翔脸上,陈然明显不悦了,黄翔咬咬牙,回头对警员们手一挥,大声道:“都带回去!”

    听到队长的命令,警员们迅速行动,两个健步走上前,不由分说就给张老四和段群山上了手铐,原本就被王铮弄脱臼的两人被手铐这么一锁,顿时发出杀猪般的叫喊声:“啊……亮哥,救我!”

    齐洪亮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他都自顾不暇了,哪还顾得上这俩蠢货的死活,原本想收拾雷鸣,下他的面子,没成想居然栽到了他手里,看着气势汹汹走过来两名警察,齐洪亮对雷鸣的恨意更加深了。

    手铐铐在齐洪亮手腕上的时候,他错愕了一下,很快就回过神来,阴狠的目光看着雷鸣,微微点头说道:“姓雷的,算你狠!今儿你把老子弄进去容易,明儿想把老子再放出来,可就不那么容易啦!等老子出来,你给老子等着。”

    雷鸣微微一笑,丝毫不把他威胁的话放在心上。

    陈然怒了,气冲冲走过来,抬手一巴掌抡在齐洪亮脸上,破口大骂道:“小王八蛋,你老子在我们面前也不敢自称老子,ntm是谁老子?再嚣张,信不信把你满嘴的牙撬下来?老实在地面呆着吧,还想出来,做什么梦呢你?带走!”

    齐洪亮捂着巴掌印十分清晰的半张脸,怨毒的眼神望着陈然,慢慢点头还想说点威胁的话,被后面的警察猛地一推,差点没一个跟头栽倒在地,嘴里嘟囔着你们给我等着,被两个警察架着胳膊向外走去。

    沈雪晨走过来,担忧的问道:“雷鸣,把齐广志的儿子弄进去,会不会把他得罪的太狠了?”

    雷鸣笑着说道:“早晚都要得罪的,怕啥?一次得罪干净了倒也省心了,我们这位齐县长,心机很深的。”

    陈然问道:“下一步咋办?”

    想了想,雷鸣说道:“我给牛树国打个电话,这老家伙手里肯定掌握着齐洪亮的证据,明天你安排人直接去光明厂,把证据拿到手,然后直接拍死齐洪亮,谅他齐广志也不好说什么。”

    陈然担心的问道:“牛树国一个外地人,会配合我么?”

    拍了下陈然的肩膀,雷鸣说道:“放心,牛树国不是个傻子,对他有利的事情他跑得比你快。”

    雷鸣话里蕴含的深意陈然暂时听不出来,但并不妨碍他对雷鸣无条件的信任,点点头,陈然说道:“好,我知道该怎么办了。”

    因为齐洪亮的搅局,这顿饭不欢而散。

    众人走出包厢的时候,方秀芝才姗姗来迟,见到雷鸣就是连声道歉,看着方秀芝尴尬的样子,雷鸣也能理解她的难处,毕竟,不是谁都有胆量得罪一县之长的。

    跟方秀芝寒暄了两句,雷鸣一行人告辞离开。

    方秀芝在后面说道:“雷局,你等一下。”

    雷鸣停住脚步,对大家说:“你们先回去休息,我一会儿就来。”大家离开后,他转过头来笑眯眯看着方秀芝,问道:“方经理还有事?”

    方秀芝走上前,咬着嘴唇低声说道:“雷局,我提醒你一句,齐洪亮的事情齐县长已经知道了,他勃然大怒,扬言要撤了你招商局长的职务,你一定要小心一点。”

    雷鸣笑着说:“他要撤我,怕是也没那么容易。谢谢你的提醒,我会注意的。”说完,雷鸣告辞离开。

    刚回到房间,手机响了,雷鸣有点烦躁的掏出来一看,是金华玲打过来的,赶忙接通说:“你也听说了?”

    “嗯,是不是有点冲动了?”金华玲话中浓浓的关切之意让雷鸣烦躁的心情平静下来。

    “不存在冲不冲动,他先招惹的我,我不反击,显得我好欺负似的。”

    金华玲听出了雷鸣话里的怒气,叹了口气说道:“齐洪亮是个小角色,得罪也就得罪了,咱还不至于怕他,但是他背后有个齐广志撑腰呢,老齐这个人,一贯护犊子,你把他得罪狠了,难保他不会给你下绊子,我是怕,到时候你的工作就不好做了。”

    雷鸣冷哼两声,语气森冷的说道:“你以为光明厂的问题真就跟齐广志一点牵连都没有吗?不是他在背后支持,齐洪亮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把光明厂的总经理脑袋打出血来吧?他老齐识趣还好,不识趣,我不介意把他一起弄进去。”

    沉吟一番,金华玲说道:“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还能说什么,就这样吧,有事情随时给我打电话,你自己小心一点。”

    挂断电话后,雷鸣刚想倒杯茶,手机又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号码不熟悉,但能够看出来是金河本地的座机,他接通后说道:“我是雷鸣,你哪位?”

    齐广志沙哑的声音从话筒中传出来:“雷鸣,你到底要干什么?洪亮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要把他往死里整?”

    听着齐广志愤怒的声音,雷鸣气不打一处来,这是恶人先告状啊,一道寒光从眼睛里射出来,雷鸣说道:“齐县长,请你先弄清楚一个事实,是你的儿子先找人要捅死我的客人,现场五六个人可以作证,逼不得已,我才报的警,恰好,公安局副局长陈然同志也在场,亲眼目睹了这一幕。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我找人要弄死你,你会怎么做?束手待毙还是奋起反击?”

    动刀子了?齐广志愣了一下,顿时感觉头大如斗,一个念头在脑海中浮现出来,事情闹大了,雷鸣不会善罢甘休。这个混蛋,买凶伤人不说,针对的还是一位实权正科级干部,这可如何是好?

    “雷鸣同志,你说得这个情况,我确实不知道,孩子还小,不懂事,你不要跟他一般见识。”齐广志也是个聪明人,想过之后,还是觉得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来得划算一些。

    “齐县长,不是我不给你这个面子,我倒是无所谓,因为牵扯上了我的朋友,我就不能做主了。再说,齐洪亮再小也是二十多岁的人了,一个具备承担刑事责任的人,应该对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我们要守法啊。”雷鸣的意思表示的很明确,这事儿我没办法答应你。

    齐广志本能的感觉到雷鸣这是在提条件,他恨得牙根都痒痒,但却无可奈何,为了保住他老齐家这唯一一根独苗,齐广志决定低低头,嘬着牙花子的说道:“市里拨付的400万专项款,直接打到你们招商局的账户中去吧,县政府和财政局就不插手了,毕竟这笔资金也是你雷局长争取来的嘛,由你来使用,是合适的。另外,你们局提出的发展规划,我认真想了想,觉得还是很符合我县的发展思路的,嗯,我支持你的规划,并且会在周一的县政府常务会议上提出来,把它正式纳入到全县的发展规划中去。雷鸣同志啊,今后在工作中遇到困难,你可以直接和我说嘛,我代表县政府班子表个态,全力以赴支持你的工作。”

    这是要妥协?

    雷鸣感到好笑,没怎么想就明白了齐广志这番话的意思,他要拿这些条件来换取自己放他儿子一马,说不想把事情搞大那是不可能的,别的不说,就齐洪亮那个嚣张跋扈的性子,雷鸣也知道不把他一棍子打死放出来后他还会咬人。

    但当巨大的利益摆在面前时,雷鸣有点犹豫了,少了齐广志这个掣肘,对今后的工作开展会更加顺畅,自己来金河是为了什么?不是为了跟谁作斗争的,是为了打破金河县经济滞后局面、老百姓日子艰难这个困局的。

    但是,谁又能确保放过齐洪亮后,齐广志不会翻脸不认人呢?

    想到这里,雷鸣没了主意,他说道:“齐县长,你让我想一想。”说罢,挂断了电话。

    第103章

    沈雪晨坐在沙发上,手机的遥控器来回换着台,她的心思却没在电视上。

    浴室里传来哗啦哗啦的流水声,搅得沈雪晨心神不宁的。

    不大会儿工夫,一身白色浴袍的雷珊从浴室里走了出来,看着心不在焉的沈雪晨,雷珊在她身边坐下来,挑逗性十足的掂起她的下巴,笑着说道:“美女,情郎就在隔壁,心痒难耐了吧?是不是很想过去亲热一番一解相思之苦啊?”

    被雷珊窥破了心思的沈雪晨脸腾地就红了起来,一把打掉雷珊的手,沈雪晨嘀咕道:“说什么呢?我只是不放心雷鸣的状态,总觉得他这样搞下去不行。”

    雷珊也叹了口气,一本正经的说道:“这家伙,从小就要强,认准的事情,九头牛都拉不回来。听说他被老爷子威逼利诱的走仕途后,我也着实担心了一阵子,觉得他那种性格不适合在官场上混。不过看这段时间他的表现,怎么说呢?人得罪了不少,事情干得倒也漂亮。”

    沈雪晨微微一笑,说道:“政治场嘛,肯定不会是一片和光同尘的,得罪人倒是不怕,说句不好听的,在江东,还没人敢把雷鸣怎么样。”

    板着沈雪晨的肩膀,雷珊哈哈一笑,赞道:“沈总威武!得了得了,快去吧,我再拦着你,某些人就该杀到我这里来了。”

    沈雪晨粉脸一红,起身说道:“讨厌!我真去了。”

    雷珊不耐烦的挥挥手,说道:“去吧去吧,口是心非的家伙。”

    听到敲门声的雷鸣起身走到门口,从猫眼里看到沈雪晨站在门外,赶忙打开门笑着说:“姐,快进来。”

    沈雪晨做贼似的闪了进来,后脚跟砰地关上门,抱着膀子望着雷鸣,不悦的说道:“小混蛋,你长本事了呀,一县之长说不给面子就不给面子。”

    雷鸣上前拥着沈雪晨,嘿嘿笑道:“我也不想得罪人啊,这不都是被逼无奈么。”

    被雷鸣一抱,沈雪晨的身子一下就软了下来,吐气如兰,滴了水的眸子里放射出异样的光华,娇嗔一声,说道:“德行!”察觉到雷鸣的大手迫不及待的掀起了自己的睡衣,在光洁平坦的小腹上抚摸着、游走着,沈雪晨嘤咛一声,低声说:“别闹,去沙发上坐好,我有话对你说。”

    见沈雪晨严肃起来,雷鸣就知道接下来她要跟自己分享一些事情了,便把手抽回来,拥着沈雪晨走进里屋,在沙发上坐下后认真说道:“姐,你说吧,我听着呢。”

    看着雷鸣一本正经的样子,沈雪晨暗自点头,心中颇为高兴,这小子,这段时间又成熟了不少。

    “齐洪亮这件事情,你迫不得已,这我知道。我要跟你说的是,切勿因小失大。你来金河,不是争权夺利的,是要做出一番成绩来证明自己能力的,再说得简单明了一些,金河县,只是你仕途生涯的普通一站,你在金河能不能干出成绩来,是上级领导今后敢不敢对你委以重任的重要考察标准,也可以说是那帮老家伙给你出的考题。齐洪亮这件事,固然有齐广志在背后撑腰的因素,但也不能较真,因为你没有抓住齐广志的首尾,他来个死活不承认,你毫无办法,反而生生将上级领导得罪了。”沈雪晨提醒道。

    雷鸣点着头,目光卓然望着沈雪晨,等待着她接下来的话。

    “给姐倒杯水。”沈雪晨说得口干舌燥,直接给雷鸣下了命令。

    雷鸣起身走到饮水机前,接了一杯水回来递给沈雪晨,又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沈雪晨一口喝完一杯水后,抹抹嘴继续说:“官场上,最快的升迁途径有很多种,其中最直接的一种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