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六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石大山抓起娄小玉的手,使劲朝着自己的脸打去,嘴上认错道:“小玉,我食言了,我该打!”他承诺过的事情确实没有做到,不管他有多有力的借口,没有履行就是没有履行。

    娄小玉木然的看着他,缓了一会才从思绪中回过神,胳膊向后用用力,眼见挣不开石大山的大爪子,有些急了,“你放开我!”

    石大山苦着脸歪着嘴,“小玉……”这长音拉的估计能绕青龙山一圈。

    “你下次不能再这样了!要是有什么急事需要离开,你可以提前告诉我。下次不许再骗我!”今天真的把他吓得不轻。

    石大山举手保证:“不会了,不会了!我保证,我要再言而无信,没有守约,我就是…就是猪!哼嗯哼……”石大山配合的做出一副猪叫的蠢样。

    娄小玉看着石大山如此卖力的耍宝扮趣,忍不住破涕而笑。伸出空余的那只手,不忍直视的捂住他家汉子的大黑脸,汉子那么丑,他这当小哥儿的真没面子!

    “笑了就是不生气了,嘿嘿。小玉,肚子饿了吗,我从家里给你带了吃的东西,你等我一下。”说着,石大山起身走去外间屋子,无视了门口笑的一脸促侠的殷寒和郑三,径直的拿起刚才顺手放在桌子上的篮子,回了屋。

    “小玉你快尝尝,这是伯嬷专门给你留的米粥,还温着呢。”石大山取出篮子里的碗筷递给娄小玉。

    娄小玉接过碗来,端在手里,面带忧色的问:“大山,小霜的伤现在怎么样了,大夫怎么说?”

    石大山拍拍娄小玉的头,“罗大夫说这次小霜比较走运,没被伤到什么大的地方,虽然流了不少血,确是没有性命之忧。”

    娄小玉听了一脸的后怕,今天这事真是太危险了,也不知道石莲是怎么想的,他和石霜之间有多大的矛盾不能解决,为什么非要下死手呢?

    “家里有说怎么处理这事吗?”

    “我来之前阿爷决定明天去二阿爷家讨个说法,明天咱俩早上回家后,我先和阿爷去趟二阿爷家,然后再去石头村。”

    “那咱们明天早点起,我也想回去看看石霜,只是今天我这事……”娄小玉语气迟疑,面上有些难看,他知道他自己没有被马赖子占了身子,可是他怕别人不知道,一想到人们轻视恶意的眼神,他就有一种住在山里永远不出去的冲动。

    石大山一本正经的看着娄小玉,坚定的说:“你什么事也没有!我和阿爷他们解释,说你在山上遇到了猛兽,慌不择路下逃到山里,最后被郑家夫夫好心搭救才脱了险。所以你明天回家后,记得也要这样回答。”

    娄小玉重重的点了一下头,心里热乎乎的。嗯?这粥怎么吃着好像有些甜呢?

    吃过饭,石大山找郑三借了条被子,怀里拥着娄小玉躺下了。

    旁边屋子里的郑三无语的看着他家殷寒,还没有三分钟就打起了呼噜,这睡觉速度也太快了吧?他还有话想和他说呢,现在怎么办,总不能把人再叫醒吧?

    算了!他也睡吧。

    郑三拉起被子盖好,闭上眼,昏沉之间想起有什么事没办呢,什么呢?哎呀!太困了,还是明天再说吧。咂咂嘴,搂着殷寒暖暖的身子郑三睡了。

    可怜柴房里的马赖子,晚饭前被郑三喂过解药,现在完全清醒了过来。

    胳膊疼!腿疼!肚子疼!最要命的是两腿之间的那个地方,疼的他浑身直冒冷汗。

    “呜呜呜……”嘴里塞着布条,身上绑着绳索,马赖子无力的倒在地上哼哼。

    这是哪个瘪三在整他马爷爷?除非弄死他,不然只要让他出去,哪怕只还剩一口气,他也要找到这人,活活扒下他一层皮,好好出口恶气!

    月色下马赖子的脸越来越青,寒冷的的夜晚终于带走了他身上的最后一丝热气。

    上天没有给他再出去作恶的机会,恶贯满盈的马赖子在这老旧腌臜的柴房里结束了他短暂的生

    命。

    马赖子这么轻易亡故的原因,最主要的就是归于他那破如败絮的身体,至多只能再活个十多年。

    今天石大山下的那顿狠手,生生把马赖子仅还有的十多年,耗的所剩无几。郑三探脉的经验不足,在院子里把脉的时候他觉得马赖子的伤虽然有些重,但是应该还远不到要命的程度。

    其实不然,马赖子虽然命大的没有被断裂的肋骨戳死,但是他的各种脏器受到了巨大的伤害,嘴角和鼻子一直没停住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