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章 庆祝酒会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另外一个打手猛地把邦德推进了一间标有“印刷经理专用”牌子的办公室里,巧合的是,这房办公室居然紧挨着印刷车间阳台。-------浏览器上打上-看最新更新邦德被猛地推进来以后,只匆匆地扫了一眼办公室里的一个举着摄像机的打手,就被追进来的一个挥舞着大棒的打手打中了腹部。这根棒子和垒球棒的大小差不多,这个突如其来的打击使得邦德疼得弯下腰去。而那个把他推进来的打手此时也走进了办公室,他大步走到邦德身边,在他的腰部补了一脚,邦德被踢倒在地上。为了让邦德在伤痛之外遭受到更大的凌辱,一直站在墙角的第四个打手走了过来,对着邦德的肋条狠狠地踢了几脚。

    这个打手还边踢边说:“卡夫先生觉得你根本不是什么银行家,所以我们打算让你说出实话,我旁边的这位老兄觉得,只用一根棒子就能让你说出对我们有用的一切。”

    举着摄像机的打手这时也走到了邦德的身边,他调整了一下镜头的位置,让镜头可以直对着邦德。突然,“呼”地一声,棒子再次向邦德的腹部砸去。

    “啊哈,”挥舞着棒子的打手说,“大概他说得是正确的——我也许根本就用不着什么老虎钳。”说完,所有打手都得意地放声大笑起来。

    腹部和腰部的疼痛是让人难以忍受的,但是邦德这时的意识还是清醒的,他强迫自己马上看清周围的环境。他注意到这间办公室不是很大,屋里只摆着一只沙发,一张不是很大的办公桌,一把椅子还有一组文件柜。他现在的敌人一共有四个,而且他们的手里还有一把已经拔出的手枪和—跟垒球棒差不多大小的棒子。就在这短短的两秒钟内,邦德的脑中已经设计好了一个行动方案。

    “怎么样?你现在还是什么银行家吗?”一个打手问。

    邦德此时只觉得自己的腹部火辣辣的。他强迫自己忍住剧痛,敷衍着他们说:“我……我是个宇航员。”

    第四个打手听到他这样说,再次抬起腿,准备朝着邦德的腹部再来几脚,但是这次邦德已经提前做好了准备,他就像一条正在捕捉猎物的蛇一样,迅速移动着他的身体,他一把就抓住了那个打手的脚脖子,使劲把他拉到了自己这边。同时,邦德自己也抬起脚,踢向了那个举着摄像机的打手的镜头,那人马上发出了一声尖叫,他紧紧地捂住被破碎的镜片伤到的双眼,摄像机也随着他的尖叫声而脱手掉下。邦德飞身在半空中接住了掉下来的摄像机,接着把它猛地向那个拿着手枪的打手的抡去,那家伙马上被打得晕倒在地上,整个人失去了知觉,而他手里拿着的枪也被抛在了一边,现在邦德的目标只有那个握着大棒子的打手了。但是这个打手丝毫没有惧怕的意思,他努力挥动着大棒子朝着邦德的脸狠狠地砸下来。但是,邦德此时的动作依然很灵巧,他轻松地向左一个翻滚,抡起了仍然被他牢牢地抓在手里的第四个打手的脚,这个打手的身体就直迎着大棒打来的方向抡了过去。这个打手的头部被自己同伴的大棒子狠狠地击中,一下子就失去了直觉。

    眼看着自己的三个同伴都相继完全失去了战斗力,这个打手的心理好像快要崩溃了,他丢下大棒,疯狂地冲向自己的手枪。邦德推开压在自己身上、已经晕过去的第一个打手,露出自己的身体——他举起那把p99沃尔特手枪的枪口对准了这个正在在垂死边缘的打手的脸,那个人当场就被吓傻了。

    “难道你不怕开枪的声音会打扰到这个庆祝晚会?难道你不怕卡夫先生会因此而大发雷霆吗?要是真那样的话,你今天无论如何都死定了。我想,你可能对死不是那么在乎。”

    这个打手已经完全僵在了原地,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这是不是就意味着你还很在乎今天能不能活下去?好吧,现在听我的命令,把你的枪扔在在沙发上,快!”

    他乖乖地按照邦德的吩咐做了,邦德马上把枪换到了左手上,然后向那个打手伸出了右手。

    “你大概还不知道被大棒敲打腹部是什么感受吧?来,拉我起来。”

    那个打手小心翼翼地探过身子,邦德趁他不注意,猛地抓住了他的胳膊,搬起他的腿,一下子就把这家伙掀倒在了地上。

    接着,邦德提起了他的腿,使尽全身力气把他甩了出去。这个人在空中中翻了个跟头,接着就向着玻璃办公桌砸去,他的后背狠狠地砸在办公桌上,玻璃被他压得粉碎。邦德缓缓地站起来,他感到腹部的疼痛已经到了难以忍受的地步,但他努力强忍着,尽量不显露出来。这时候,他的最后一个对手正躺在满地的玻璃碎片上呻吟着。

    “这简直有点像——”邦德说,“这个晚会的专题报道。”

    说着,邦德信步走到办公室的门口,当他经过第一个打手身边的时候,那人刚刚恢复知觉,他挣扎着举起枪,枪口瞄准了邦德,幸好邦德反应及时,一脚踢在了他的脸上,那人手里的枪飞了出去,落在了房间的一个角落。但是邦德的这一脚并没有再次踢晕那个打手,他重振精神,翻过身,慢慢地爬了起来。邦德又给了他一脚,但出乎意料的是,这次他挡住了邦德的进攻,并用力将邦德推向了办公室门口。这就给了那个打手一段很长时间的喘息机会,他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猛地向邦德冲过去,他挥舞双拳向邦德的脑袋打过去,邦德也毫不示弱,他抬起膝盖,狠狠地撞在了这家伙的腹部,他立刻被踢得弯下腰去。邦德站起来,拿起一个打印机猛地向那人的脑袋砸了过去,这下应该砸的不轻,那人当场就晕过去了。这时,邦德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弯下腰,小心翼翼地捡起了刚才的那把枪。他擦了擦枪,然后把它插在了上衣口袋了里,接着他解开了一个打手随身携带的耳机护套,从他的腰部摘下了一个电子步话机。里面传出了响亮的机器嗒嗒声,看来,现在一切都还正常,这几个打手刚才还没来得及惊动其他人。

    邦德站起身,小心翼翼地打开房门。突然,他在门口看见了林晚,她正在捣毁门上的防盗磁盘锁,试图进入办公室。

    “如果是这样的话,你是怎么结束银行家生涯的呢?”邦德问。

    看到办公室的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四个打手,林晚被震惊的简直要说不出来话了,好一会儿,她才恢复过来。

    “当然没有你的这么有意思了。”她说。

    “注意,印刷经理办公室的保安请注意!”这时,步话机里传出了一个焦急的声音。

    邦德此时已经顾不上说什么了,他一把将林晚拉进了办公室,反锁上了房门。

    “瞧瞧你都干了什么好事。”他说。

    “我干怎么了?”

    邦德已经没有时间和她争论这个了,他拉着林晚穿过办公室,打算钻进隔壁的房间,但是在经过已经破碎的玻璃桌旁时,邦德停留了一下,他蹲下身子,在玻璃碎片中找到了一盒雪茄。钻进隔壁房间里以后,邦德才用打火机点燃了一支雪茄。

    “你可真沉得住气啊,”林晚说,“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抽烟,我们现在最应该干的事,应该是筹划筹划咱们怎么离开这里。”

    “我早就想好了,我们最好是能在客人离开的时候,混到他们中间。”

    “你想想清楚,在几小时之内,那些客人是不会离开的。”

    “也许吧,但也许还会有别的情况呢。”

    说着,邦德拿起雪茄,放在了一个烟火监测器下,他和林晚谁都没有说话,两人都默默地等待着。

    这个时候,正在扬扬得意发表着成功感言的卡夫还不知道这一切。在cmgn的新闻工作室里,卡夫正和一位迷人的妇女一起站在众多摄像机前,这个女人就是著名的电视节目主持人,不过她的美貌是由伯维利?赫尔斯的整形外科创造出的杰出“作品”。

    “女士们,先生们,现在我荣幸地向各位介绍,”卡夫说,“这位就是我们全欧洲最优秀的电视节目主持人,特穆拉?凯丽小姐。”

    特穆拉仪态万千地走上演讲台,她手里拿着一把闪闪发光的大剪刀。这位全欧洲最优秀的主持人个子很高,肤色有些偏黑,但牙齿闲得很白,她有一双绿色的眸子,笑起来的她看上去风采迷人。她一边微笑一边向人群挥了挥手,工作室里渐渐安静了下来。对于卡夫和屋内的众宾客来说,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此时,卡夫的心里满怀期待,他看着特穆拉把剪刀稳稳地放在了红色宽幅绸带上,接着“嚓”地一声绸带给拦腰剪断了。但就在此刻,火灾报警器突然尖厉地响了起来,同时,一种云雾状的白色粉末从天花板上喷出。

    房间里的人们有的吓得惊声尖叫,有的用手捂住鼻子。新闻工作室里的所有大屏幕都失去图像。卡夫愤怒地向四周张望着,而此时的火灾报警声已经被事先录好的一种机械化的声音所代替——“请注意,自动火灾报警系统已经启动,请走向距离您最近的安全门。我们现在正在喷洒‘火灾抑止粉末’,但是不必担心,这种粉末对人、宠物和电子装置是完全无害的。”说完后,这个声音又用德语把同样内容复述了一遍。

    卡夫狂怒地看着周围的一片混乱,他一眼就瞥见了站在工作室的一个角落里的妻子,他发现她正在拼命忍住脸上的笑意。

    邦德和林晚在楼上听到了外面宾客们的喧哗和尖叫声。

    “我们现在可以走了。”邦德说。

    嘈杂的人群全部挤到了二层大厅的出口处,他们神色慌张地跑下楼梯。邦德和林晚迅速地混入人流中,防火粉末还在从天花板上不断地喷洒而出,火警录音也仍继续广播着。

    邦德注意到斯塔夫正在指挥几个打手在大厅的每一个角落仔细寻找着什么。邦德想,他们一定是想从人群中找到自己,虽然这么做很困难,但是这也不是没有可能会实现的事情。为了不被他们找到,邦德赶紧用礼服上衣的翻领蒙在脑袋上,做出一副害怕粉末洒进头发里的样子。

    林晚拉着邦德经过一个打手身边的时候,那个人正在仔细地检查每一个过往的客人。他的目光在邦德身上来回打转,林晚的反应非常快,她装作很烦恼的样子对那个人说:“我丈夫对这种粉末有过敏反应,请你转告卡夫先生,让他赶快换掉它。”

    那个打手没有丝毫怀疑,他冲林晚礼貌性地点了一下头,然后转身继续盯着那些从他身边惊慌失措地跑过的人们。邦德和林晚就这样成功地逃出了卡夫集团的总部,来到了熙熙攘攘的大街上。

    综合大楼外面的空地上,卡夫集团的工作人员们急得团团转。他们忙着向来宾们解释,今天的庆祝晚会还没有结束,刚才出现的只不过是一个错误的火灾报警,完全是一场误会。但是,很多人都对刚才那讨厌的粉末极为反感,因为它弄脏了他们的新潮服装。他们纷纷寻找着自己的汽车。卡夫集团新总部落成的庆祝晚会彻底变成了一场灾难。

    爱若特?卡夫快步走到大楼外面,他着急地在宾客中来回穿梭,极力地挽留已经决意要走的客人们。这时,斯塔夫匆匆地赶上来,附在卡夫耳边说:“没有那个人的任何踪迹,我们现在还在四处搜查。”

    卡夫失望地点点头,他现在已经被愤怒和失望给打击得说不出一句话了。他揩拭了一下自己隐隐作痛的下颏,忽然他看见自己的妻子正在和一群客人说着什么。卡夫愤怒地大步走过去,非常粗暴地把他的妻子揪到一棵大树的后面。他恶狠狠地捏住帕瑞斯的肩膀,她的肩膀仿佛都要被捏碎了。

    “你敢再说一遍,那个邦德是个银行家吗?”他大声说。

    “当然!”她说,“我当然敢再说一遍,他就是个银行家。”

    卡夫松开手,帕瑞斯一边揉着自己的胳膊,一边冷漠地望着他。

    “我凭什么要相信你?”卡夫问。

    “你当然可以不相信我,因为你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这是你一贯为人处世的风格。”帕瑞斯回答。

    卡夫简直想给她一巴掌,但是碍于现场有很多人,他还是忍住了。

    “爱若特,我简直不知道现在的你是怎么了?”她问,“你怎么会让像斯塔夫那样的人围着你转呢?”

    卡夫深深地叹了口气:“他对我非常非常地忠诚,我是个把忠诚看得高于一切的人。你最好能够记住这一点。”

    说完,他转身离开了帕瑞斯,继续去寻找邦德了。帕瑞斯在他身后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他。她开始怀疑,眼前的这个人真的是自己的丈夫吗?他真不明白他怎么会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变得这么可怕。看来他现在已经对她没有什么感情了,伤害她是他现在非常乐意做的事,肩膀处的捏伤这个时候能说明一切。邦德曾经提到卡夫好像参与了某种犯罪活动,作为一个妻子,帕里思当然不愿意相信自己的丈夫会卷入什么违法活动,然而她敏锐的直觉却告诉她,事实就是,她的丈夫肯定瞒着他一些事情。她猜想证据也许就在她的身边——卡夫雇用的那些贴身保镖,尤其是那个杀人狂斯塔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她只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无论如何,卡夫都不会再伤害她了。

    对于帕瑞斯?卡夫来说,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转折时刻。在刚才那短短的一瞬间,帕里思已经拿定了主意,这也是她一直在思考着的一件事。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