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章 一记耳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邦德搭乘的英国航空公司的波音757客机在当天下午就降落在了弗勒霍芬?费奥斯巴托,也就是著名的汉堡国际机场。-------浏览器上打上-看最新更新汉堡机场的设施是非常现代化的,尤其是机场传送带的终点,设备更是超现代化。汉堡机场旅客大厅的屋顶是一个巨大的机翼型屋顶,它骄傲地伫立在机场的中央地带,旅客大厅两边带拱廊的街道上整齐地排列着很多有意思的商亭,还有一些小店在卖妇女时装用品——甚至还有一家是哈罗德分店,另外在这些商铺中还有几家餐馆。

    由于汉堡市的市中心被很多河流纵横交错穿过,所以人们经常将汉堡与荷兰的阿姆斯特丹以及意大利的威尼斯相提并论。但是,由于雷波巴赫区1(雷波巴赫区,汉堡著名的色情区。)伤风败俗的名声,汉堡也被人称为“欧洲罪孽之城”。汉堡是一座有着悠久历史的城市,虽然在建城后的一千多年中,它曾经遭受了多次战乱和灾疫,但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汉堡被德国政府重新改造成了一座拥有宽阔平坦的公路和摩天大楼的城市,而且随着德国经济的发展,汉堡逐渐成为在文化上卓有影响国际大都会。因为是德国的第二大城市,所以汉堡的绿化成效也是是全国最棒的。这个城市有50%的面积分别被河水、树林、田园还有近1400座花园覆盖着。

    邦德本人非常喜欢汉堡这个城市,因为在这里,他曾经度过了一段十分美好的时光。在紧张的工作之余,邦德时常会想起在进入英国国家安全部工作前的生活,那时候他经常和几个要好的英国海军一起造访雷波巴赫,那时的生活真是惬意啊。虽然他以前也到过其他城市的红灯区,但是他觉得没有任何城市的红灯区能和汉堡的相提并论,他在汉堡的格罗斯?费希特大街上的所见所闻让他觉得,汉堡这个城市简直是他美妙了。这条大街的名字用英文翻译过来就是:“绝妙的自由”。在这条街上,在商店里工作的女孩儿们总是愿意通过商店门口的橱窗展示她们的小玩艺儿,而且他们要是看到海员们,还会邀请他们到店里去洽谈生意。

    邦德走到阿维斯公司的服务台前,从服务台后面走出来一位非常可爱的姑娘,她热情地说:“请问,需要我为您做点什么吗,先生?”她用一口标准的德语问。

    “是这样的,”邦德也用流利的德语回答,“前几天,我的办公室在这里为我预约了一部轿车。”说着,邦德拿出了玛娜佩妮交给他的汽车租赁预约单,然后交给了可爱的服务台小姐。

    “请您在这里稍等片刻。”服务台小姐说完,转身消失在了柜台后面。

    邦德现在最想知道的就是他将得到的车的车牌号会是多少。邦德知道这几个月以来q一直在为美洲虎牌xk8汽车公司工作,现在他非常希望能够试着开开那种车。

    邦德参加的专业培训使他能在观察周围环境的时候迅速地发现任何一个与众不同的人或事,并且会针对这种情况作出相应的反应。邦德现在就以最快的速度扫视了一下这间房间,最后他的目光停留在放在报刊架上的《明日报》上。这期报纸的头条标题是:“中国警告英国舰队”。

    “如果你仅仅是想在这儿签个约,那么邦德先生……”邦德的身后响起了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这使得邦德马上就认出了他。

    邦德转过身,仔细看着眼前这个身着红色阿维斯工作服的q,看上去他好像挺累的,邦德差点儿没控制住自己大笑起来,要是那样的话,一定会暴露他俩的身份。

    q装作漫不经心地把那邦德的张预约单放在了服务台上,“邦德先生,这个给你那辆新车做的意外损伤保险。,请收好”

    邦德非常高兴能够拿到这个。他面前的这个人,这位看上去让人十分可爱的布思罗德少校,他是q行动分部的负责人,同时也是英国安全部秘密情报机构的保卫官,他可是惟一被邦德称为天才的人。要不是邦德非常喜欢q,大概他就不会给他找那么多事做了。q虽然和邦德的关系很好,但是他已经不是年轻人了,可他的精力依然十分充沛。在邦德和q之间总有会产生一些有意思的小插曲,这些插曲的产生就像邦德放下或搅动伏特加酒一样稀松平常。

    q通过自己紧闭的牙关向邦德问了几个问题,在邦德回答的时候,q把表格上有用的栏目全部检查了一遍。

    “请问您需要碰撞保险吗?”

    “需要。”

    “那么火灾保险呢?”

    “应该用得到。”

    “可能性毁损,用得到吗?”

    “当然啦。”

    “那个人伤害保险应该也用的着?”

    “但愿不要用着,不过,你也知道,总可能会发生点意外。”

    这时q发现已经有很多顾客在排队了,他们也许会听到他和邦德的谈话,于是q轻轻吹了口气,然后漫不经心地把一支钢笔递给邦德,邦德在表格上签了名。

    “好了,我想这份保险已经足够应付一般性损伤了。”邦德说,“请问,我还需要其它的保护吗?”

    q此时显得情绪激昂,他站在邦德的身边,小声说:“那就只有我的帮助了,詹姆斯。”他在说话的时候,还晃动着头和肩膀,这个姿势是他看上去跟富有力量。随后q转身打开服务台后的一道门,邦德也绕到服务台后面,跟在q的身后走了进去。

    他们来到顾客存储处,在那里伫立着两只巨大的集装箱。

    “注意,詹姆斯,”q说,“我们还是先观赏一下你的新汽车吧。”

    说完,q伸手轻轻抽动了一个集装箱上的活门,第一个集装箱的一侧就敞开了,里面赫然是一只看上去很暴躁的美洲虎,在集装箱的一侧敞开的一瞬间,关在笼子里的那只美洲虎对着邦德不停地狂声咆哮,大概是箱子外面强烈的阳光让它变得有点惊惶失措。

    q看看邦德,放声大笑:“真对不起,伙计,订错了货啦!”

    邦德的神情也随之放松了不少,接着也跟着q大笑起来。

    q快步走到另一个集装箱前,但是这次邦德却没有跟过去,他仍然站在原地凝视着集装箱里的美洲虎。在邦德锋锐的目光注视下,这只暴躁的庞然大物几乎马上安静了下来。

    q仍然好脾气地呵呵笑着,他喊着邦德,把他引到了另一个集装箱的前面。

    对于刚才的那个恶作剧,他在心里感到十分痛快。虽然他很少和邦德开玩笑,但是每搞一次,都要让邦德铭记不忘。

    “怎么样?还要不要再试一次。”q说话的时候,已经打开了第二个集装箱的活阀,集装箱四面的侧壁全部被打开,而箱子里的东西简直把邦德深深打动了。

    “这部车是宝马目前的最新款,bmw750型轿车。要知道,里面所有的部件都是专门为你精心配备的,机枪、火箭发射器等等,应有尽有。”

    “那我想要台cd电唱机,有吗?”邦德问。

    q对他毫不理会,继续自顾自地说下去:“……还有gps卫星定位装置,以及……”

    说着,q打开了宝马车的车门,“这个才是我最得意的一项装备……”

    这时,隐形扬声器里传出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她用地道的英语说:“欢迎您使用gps卫星导航系统辅助播音装置。”

    邦德关上门,同时录音也被切断了。

    “凭我对你的了解,我觉得你应该更愿意注意一个女人的声音。”q说。

    “这个声音我觉得听起来有点耳熟,我想我们肯定在什么地方见过。”邦德说。

    “嘿,伙计,我对你那些风流韵事可不怎么感兴趣。”

    银白色的小汽车显得异常华美,邦德对它十分满意。

    “嘿,现在给我你的枪。”q少校命令道。

    “先说好,你可不能打死我,”邦德抗议,“我发誓,我可没做过坏事。”

    “我的老伙计,你可别误会,我是想给你换支枪。”

    只见q打开随身携带的一个光滑的木制盒子,一把崭新的p99沃尔特手枪静静地躺在木盒子里的黑色天鹅绒上。p99沃尔特手枪是一种新式9毫米双管手枪,他目前仅由德卡尔?沃尔特有限公司销售,这个公司曾经称它是“为下个世纪设计的武器”。

    “我觉得你肯定会喜欢这个东西的,詹姆斯。”q说着话的时候,已经拿起了那支枪。

    “嘿,真不错,这枪怎么个用法?”邦德问。

    q听完邦德的话,简直被气得火冒三丈,他指着枪的每个部位说:“看,你扣住这儿,这个地方是扳机,看见这些东西,没有,叫做子弹,这些东西最后会从枪筒里射出去,明白了吗?”

    邦德听完,有些不满意地摇了摇头,然后用疑惑且嘲弄的口气说:“难道你就不能再补充点别的什么东西吗?”

    “好吧,这是特别研制的一支暗机手枪,它最大的功能就是不仅可以单向射击,还可以双向射击,这是严格按照德国警方提供的各项技术标准设计制造的。”

    说完,q把枪交给了邦德。邦德用两只手分别仔细掂了掂这把枪的分量,然后他举起手枪,握紧枪把,看了看瞄准器的准确程度。

    “这把枪的外壳还有一些配件都是用高质量化合物制成的,弹夹里最多能装十六发子弹,另外最特殊的是,枪膛里还会留有一发。”

    邦德现在已经喜欢上了这支枪,他觉得这支枪简直就是武器中的艺术品。

    “千万记住,这次这个和以前的那些大不相同,”q一边说着,一边交给邦德一部非常小巧的电池电话,“以一定要记住……”

    “这不是一件玩具。”邦德无奈地回答。

    q对他说的表情假装视而不见,继续做着示范:“来,对着这儿讲话,然后从这儿接听。”

    “是这样啊,这跟以前的有什么不一样?”

    这部小巧的电话是埃利克森电池电话。“你用的时候就会发现,它其实有几种性能对你来说是非常有用的,”q说,“比如说红外指纹鉴别仪,20千伏供电系统,还有它配有天线并可独立使用的电视摄影机,最特别的就是这把电击枪。它还有一项功能,你那部新车的手动遥控器。”

    q揿开了电池电话上的一个按钮,这部电话就像一本书一样被打开了。

    “这你来到之前,我们曾经想方设法让它使用起来更得心应手,但是这需要大量的实践环节。”他轻轻戳了一下电话上的微型接触屏,“看见了吗?在这儿轻轻敲两次就可以了。”

    刚说完,两人身后的bmw高级轿车就启动了,发动机连续转动了两次,接着就安安静静地停在在那里,等待着他的主人发出指令。

    q小心翼翼地用手指划过电话上的接触屏:“不过你需要特别注意,如果你的手指在键盘上划动的时候是顺着行路方向的,”说着,他就动手给邦德做了个示范,bmw轿车开始缓缓地倒车,随即开始向后慢慢移动。q转头看看邦德,然后又用手指向反方向划动了一下,汽车的齿轮马上变换了位置,汽车开始向前行进。q又把手指从电话触摸屏上抬起,bmw汽车随着他的动作,马上停止了行驶,然后,q转身把遥控装置交给了邦德。

    “虽然在外面操纵汽车很难,但是我认为,凭你的智商,只要你多加练习,一定没……”

    “好了,还是先让我试试这个遥控对我的触摸到底有什么反应吧!”邦德说。

    汽车的轮胎突然与地面发生剧烈的摩擦,发出尖声大叫,bmw汽车几乎向后飞了过去,它飞速地在集装箱周围兜了个圈子,然后旋转着冲向前方一个禁止通行的方向,紧接着又向前一个急速转身,直接就向着邦德和q冲过来,就在即将撞上他们的一瞬间,汽车猛然刹住了轮子,车上的保险杆距离邦德和q的膝部只有几英尺。

    邦德用遥控装置关上汽车发动机,还在回味着刚才那惊险刺激的一瞬间,而站在他旁边的q的脸,早就被吓惨白了。

    “您说的没错,q,看来我是要多练习一下,才能掌握它。”

    q惨白着脸,望着天空自言自语地说:“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007……”

    巨大的探照灯照耀在卡夫集团的综合大楼前,将楼前的一片空地照耀得犹如白昼。各种各样的高档小汽车和大型高级轿车在综合大楼排起了长长的蛇形队列,在它们的簇拥下,这座为举行晚会而被装点得金碧辉煌的砖制大楼显得更加精美绝伦。天空中有一弯新月,而在月光的照耀下,一队穿着红色礼服的男招待正在为如何停放这些高档车而忙碌着。卡夫集团新综合大楼的落成典礼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精英、名流、富豪、新闻界专家、商人、外交家、艺术家,甚至还有摇滚乐歌星,所有人在这里荟萃一堂,共同庆祝这个属于cmgn的日子。

    邦德把bmw停在了一位男招待的身边,年轻的侍者殷勤地为他打开了车门。邦德走下车,用标准的德语说:“千万别让‘她’支使你。”

    男招待员被邦德搞得莫名其妙,他充满疑惑地钻进汽车,刚准备发动汽车把它开到车库去,车上安装的女性录音系统突然发出指令:“请系好安全带!”

    晚会在综合大楼里举行,来宾们的活动还是很自由的。邦德今天穿着一件黑色晚礼服,看上去风度翩翩,衣冠楚楚。在进门的时候,邦德非常绅士地把请柬递给了在门口检查的女公关。

    “邦德先生,非常欢迎您,请允许我……”女公关引着邦德走到了综合大楼的中厅,这里为了举办晚会被各种旗子装饰得非常漂亮。左边的墙上还挂着一面旗子,旗子上是《明日报》的报徽,右边的墙上则高悬着cmgn的商标。不过这两面不同的旗子上却有一个相同的部分,同时这部分也最吸引人,那就是爱若特?卡夫的头像。在这座大楼里,只要是邦德目光所能达到的每一个地方,都会有用各种形式显示着的卡夫的形象。

    整个大厅跟两幢拥有一系列金属桥的、建造年代似乎更久远的建筑连接在一起,使它看上去显得异常华美、别致。邦德觉得这样的设计正好反映了爱若特?卡夫的特殊嗜好——乐于享有财富,并且还喜欢标榜自己的财富。

    邦德被女公关带到一个高个子男人面前,很显然,这个人应该是女公关的顶头上司。他和所有公关人员一样,都穿着的米黄色的制服,邦德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他正在和一位身穿银白色晚礼服的中国女子说话。这位中国女子的相貌相当出众,可以说是惊人的美丽,当邦德向这边走来的时候,她那双黑色的眼睛就早已与邦德的目光邂逅相遇了。

    “噢,邦德先生,非常欢迎您的到来。”这个男人看了看邦德的请柬,然后对着邦德恭敬地说:“您好,我叫杰科?坦丁,是今天这个晚会的负责人,也是公关副总管。”说着,他向邦德伸出了手,他的握手非常强悍有力,邦德觉得他也许不仅仅只是一个小小的公关副总管,说不定还当过某个人的贴身保镖。

    坦丁当然没有察觉到邦德的想法,他指着身边的中国女子继续说:“我想你们大概已经互相认识了,要知道你们可是竞争者。”

    “不,我还不认识这位小姐,我想大概是我没有这个荣幸。”邦德说完,转过头看着那位中国女子,眼中满含笑意,他彬彬有礼地说:“你好,我是邦德,詹姆斯?邦德。”

    随后,他们握了手,中国女子微笑着说:“您好,邦德先生,我姓林,叫林晚,目前在香港的一家银行工作。邦德先生,您是在……”

    “太巧了,我现在正在为英国银行做事。”邦德回答。银行职员这个职业对于情报员来说可是一件非常安全的保护外衣。而且非常巧合的是,邦德最近对金融业产生了非常强烈的兴趣,凡是和金融有关的任何东西,他都能够应付得游刃有余。

    邦德双手接过中国女子递给他的名片,他觉得虽然这个林晚身材娇小,但是却有着一种高傲和自信的气质由内散发出来。看起来,她的年龄应该在二十八岁到三十二岁之间。邦德认为,这个中国女子独特的气质和和年轻的样貌,都不是一个银行家应该具备的,这个女人也太有魅力了。邦德可以感觉到,在她的身上藏有着一些危险的东西,这使得他对这个叫林晚的中国女子产生了非常强烈的兴趣。

    在邦德观察林晚的时候,林晚也在仔细端详着邦德,并且她很快就得出了和邦德一样的结论:这个英国男人根本就不像他说的那样,是什么银行家。在他那双散发着其一光芒的蓝眼睛后面,似乎暗藏着一束让人害怕的寒光。他那一头被修剪得光洁整齐的头发在日光灯的照射下,乌黑发亮,但是在他的两鬓处却有几丝发色微微有点发灰。他的右颊上,有一道浅浅的伤疤,面部下方,就是一张看上去非常冷酷无情的,但又令人十分想往的嘴。对于银行业这种充满了世俗味道的的工作而言,这个邦德显得过于英俊潇洒了,他也过于冷酷,更加过于自信。所以说,这个詹姆斯?邦德肯定是个侦探,林晚暗自忖度着。

    这时,坦丁说话了:“两位,请允许我带你们去见卡夫先生,他非常渴望能够和你们见面。”在得到邦德和林晚的同意后,他引领着他们穿过了混杂的人群,来到了中厅二层。随着他们距离大楼内部越来越近,邦德注意到他们周围多了一些身穿红色制服的彪形大汉,这些人虽然名义上是这里的“秘密保安”,但是邦德明白,他们实际上就是卡夫的贴身保镖,有时好甚至要做一些保镖都不能干的坏事。

    “看看这大厅是不是够宏伟的?在它的面前,集团的所有工作都将被分隔成一块一块的:你看,在我们后面的是前厅办公大楼,那边是报馆,而右边就是卫星网。只要你站在这个中厅里,就可以轻轻松松地俯瞰整个大厅里的全部综合设施。”坦丁热情地介绍说。

    “尽管这个屋顶像个帐篷。”邦德插话说。坦丁没有恼怒,他宽厚地笑着说:“是啊,不过它可是一个能够带来胜利的帐篷。”

    坦丁带着邦德和林晚来到二层楼厅,爱若特?卡夫在那里被一群客人包围着,今天,卡夫身穿一件肯兹欧制黑色高领长袍,服装的整体设计就像是中国清代官吏的朝服。这个时候的卡夫扮演着一个极其完美的东道主角色——他的举止非常纯熟,动作极富魅力。邦德觉得人们也许会很难相信,这样一个充满个人魅力的人居然会是英国海员谋杀案的幕后主使。

    “卡夫先生,”坦丁走过去,小心翼翼地打断了卡夫和客人们的谈话,“这位是邦德先生,这是林晚小姐。”

    卡夫微笑着转过身,对他们热情地说道:“啊,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银行界的后起之秀。”说完,他回过头冲着刚才围着他的那些客人,用开玩笑的语气说,“我手下多得是能人,像他们这样的,有成百上千。”那群人听完后,都尴尬地哧哧笑起来。

    “怎么?两位是一起来的?”卡夫边问边转向了邦德,伸出手,与邦德的手握在了一起。

    “不,我和林晚小姐也是在楼下刚刚认识的。”邦德微笑着回答。他能够很明显地感觉到,卡夫的手坚实且力度,但是他的态度却表现得很冷淡。

    “邦德先生,我现在非常想知道,对这场危机,市场到底作何反应?”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